首頁 >> 爨文化 >>作家 >>曾國鑫 >> 陸良古今天地
详细内容

陸良古今天地

时间:2019-07-03     作者:曾國鑫【转载】   来自:中國   阅读

ysyd.gif


5661761cw.gif


wh17.jpg


1552868989705423.gif


1547226213435298.gif

廣告代理:陸良其樂融融廣告有限公司        電話:13887466711

法律顧問:保會陽律師      云南法聞律師事務所                         

免費咨詢:15108699922cctlgg.jpg

陸良古今天地   (史述/9135字)

                                               曾國鑫

陸良古為滇中以南北盤江流域為界的“勞浸靡謨”之一域,山林水澤為之地表荒涼之象,故漢史續西楚將軍“莊蹻開滇稱其政址為同勞(澇)縣,后因其意暗含古“百越澇浸蠻夷之地”的岐薄之義,晉取續漢高祖同詞同義而意涵更闊之名而改稱為同樂縣,其址在原明朝曲靖越州衛至陸良衛之間(其兩衛之分野,以古稱瀘水的南盤江為界:東片以現曲靖潦滸、彝語“貓貓石”至陸良板橋河南所形成瀉湖“中延澤”境叫六涼衛;西片以曲靖越州至現陸良響水壩板橋河北至陸良芳華竹子山為境,稱越州衛)。時三國相爭蜀漢諸葛丞相靖滇平孟獲后,爨姓承漢火德興起于寧州延唐·宋伍佰年左右以稱正朔。后為接異牟遜南召國興起的段氏大理國所滅,實為爨地!因該地為漢夷(彝)雜居之所,語言意通音異,故蠻名休納·瓦子,訛為瓦作(彝語,既“天王水鄉”也既“同樂”的意思)。南有古莊楚駐軍於草地漂浮沙洲之上曰魯昌,東邱雄山頭有名曰“小魯(簫魯,莊蹻滇王對該部將封地之名!)峰”及其陽坡雨麥洪一路沿烽火臺遺址至現召垮、瀘西(遺憾的是:這些至20世紀80年代仍存的故址,竟被后來的土地承包和當地考古部門的無知、無意給當“羊廄”毀于一旦而不存了!)舊治余所。據稱為后楚國“莊蹻開滇”一部楚人后裔,舊址于魯昌臺地(該址地臺由于受當時地表水線及景致“西橋倒水”涌流沙淤的抬升作用,和所有濕地沼澤沙洲的形成一樣,要比原西橋下泄水線“亂石灘”落水壅塞帶略高一些,周圍經常一片水澤便宜冷兵器時代安營防守,與后來土酋知州龍海所衙“舊州”所址地勢相似,故有了“六涼其城漂浮在荷葉之上”及現華僑農場馬坊“澤中被淹,龍海山頭必掛浪渣”的傳說至今!)沿設,但無史據,僅有當年其城被破后的“魯昌禁啞”后被傳成“魯昌靜蛙”的神密傳說余今。域領現曲靖越州、東山和羅平、師宗、石林(原瀘瀾或路南)、宜良一部及現陸良全部,面積為4500平方公里沃野左右無定。南詔蒙氏“夔鹿弄川”(也叫彥甸),并一度時段秉承大宋正朔為樑洲及瀘樑王故屬地之一;大理段氏時期爨姓族人被滅西遷姓氏被掩沒后,續住白、夷族民曰落溫部,屬當時為蒙溫部的路南州管轄,后大理國衰政亂,滇東片區淪為鬼蠻(滇東北及黔西地區居住的烏蠻諸部,羅氏鬼國地方,蒙古人稱赤禿哥兒)諸國黑夷另部些摩徒”組建的自杞國域并含蓋陸良而歸屬師宗、彌勒大都域領。而就是這“些摩徒”烏蠻鬼國的崛起,原以夷族“雄”字輩為尊的曲靖馬雄、六涼邱雄、羅平馬雄等一系列貴族酋長,也不經意地就變成了以“宗”字輩如師宗、楊(漾)宗、維宗等鬼主為尊的結盟統治格局。而其瀘樑當地官址既為“宗杞(現中紀)”之名,在其后被元帝國忽必烈屬拖雷部所滅,并由在其側名吾鄂多斯(既《紫溪龍跡傳》里誤稱的“吾爾多寺”,現名“茶花”原名的“察哈爾”,蒙語意“軍帳”駐地的意思!)部的駐軍對其進行撣壓管理,行政初為南寧路管轄,從而也就徹底地結束了這個開先由“夜郎自大國”發展轉化過來的“杞人無事優天傾”無文字小國的命運,其族人開始向周圍四地搬遷流浪,以至于現多地紀姓、計姓、姬姓、季姓的家人在談及家族史時,都會說他們的老家原在云南瀘樑的紀家坡等等。元朝至元十三年(1276年),回族將領賽典赤·詹思丁政改,使開先“路領制”把以云南曲靖中心(含“陸樑”)為廣西南寧路管轄的行政體制,改為了以昆明為中心的“云南行省制”并帶來大量色目人部隊協理蒙政后,當朝便依古例及宋屬南召國先期云南劃外稱為“樑州”的習慣,而把滇池以西敕封為“滇王”,以東至現貴州惠水、廣西一部敕封為“樑王”,而將屬“樑王”之第六支帖木爾王子蔭襲封地落溫部封給了瀘洲并于小堡子屯駐,原瀘樑洲地名由此異化為“陸樑”,于現舊州城建衙行政,權領二縣:曰河納縣,域領現小百戶北山以南,酸性紅壤地覆蓋大莫古、召夸至師宗雄壁、瀘西、路南等山區地貌一部;二曰芳華縣(又一史稱“天花縣”既“天華縣”),域領現芳華、小百戶北山以北黃、白膠泥質土壤交錯帶及馬龍、曲靖牛山、竹子山區一部,并實行了“蒙、夷羈縻雙官,色目回回協理分治”直沿至明未清初的“反土歸流”統治。現小百戶原地名大河沿(韃合彥)、打鼓(韃咕)、羅貢(原名勾司韃村,意為對陸良彝族三大耍山節聚會地雨麥紅,梅支壑,垸家壑及九鄉等的控禁管理名之一!)、炒鐵(槽蒂)、章柏(臧布)、廬大山(露韃賽)、硝垌(嘯動)、赫斐(郝翡)等等的漢化地名既是當時這種蒙、彝混居統治活動的遺存

洪武十五年(1382年)明朝軍隊從馬龍、曲靖越州一路沿江峽谷突入陸良大澤而驚詫眼界洞開后,云南鎮守使沐英侯爵特于六月巡視這塊有別于滇壩它址的大地時,感覺寒冷不禁而抬頭省視四圍之山風吹之曰“信是深山六月涼”(此一原話的錄出,證明了直到此時起,陸良整個的壩子在全面實行移民囤墾之前仍然還是在水澤之下,所以兵營之居也就安扎于山地之上!)便又地理數名的陸樑稱為氣候之屬的“六涼”,而與貴州省夜郎故地現名“六盤水”涼都齊名再,又因該地多水,整個壩子形式多淹沒於水下且又遭周圍的千山萬壑險峻幽境、松森雜木密林所包裹,僅有少數沙洲受地下水線抬升作用矗露水面時隱時浮、變化萬千,水汊灘涂之多、整個平壩基本沒于水線之下而漂浮許多蓼蘆水草濕地并盛產金線魚(當地俗稱做“豐產子”)等多種魚蝦蟹蚌一族,故謂之“宗顏(第六代樑王帖木爾·宗顏既龍鳳、龍海之祖名字)”,是為云南高原第三大淡水湖泊!而就因為這個“宗顏澤”水域的無定存在,所以現壩區除少數幾個因濕地蓼蘆堆積形成的沙州有人居住外,整個陸良官道和地域統治的形成,基本都是沿山環湖放射設置。而基本沒有現今行走于壩子中心、四通八達鄉村車馬大道的存在——就因為有這個現象的存在,現代的一些治水學者或文人,每每將陸良號為“滇東大澤”稱謂,但實名無考!

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因民稀少,革其縣以并于州,屬曲靖管轄。從此一時刻起,由于明朝當局對西南大規模的軍囤、民墾開發,雖然陸良壩子農業有了很大的發展而首次出現“水線后移,居民增多,南鄉馬街改牧從農、從商”的現象,可當時政權仍沿革維持對當地漢、土族的主流官·土酋羈縻并治現象,出現行政區劃與管理區劃混亂的情況一再發生:如開始由蒙溫路南洲領導,后又變為澄江府管轄……而后又由六涼阿資引兵“紫溪戰役”滅原舊知州土官龍海后,敕封“一馬之地”管理路南、瀘西、彌勒、華寧、宜良地土族等等的現象,使得地域管轄和地界版圖認定困難,地名交叉互混(就因為這現象的存在,竟然有許多史書將產錫之地的滇南個舊、蒙自也跟由其陸路轉運水路上岸的六涼也扯成為了一處地方!)的現象多處存在——這種存在,已由1638年徐霞客進入云南后對六涼的中延澤(此刻陸良原名的“宗顏澤”正式易名“中延澤”成為事實!)至曲靖唯一水運路途和向西橫穿直上昆明做了比較詳盡的描述和佐證!最典型的如陸良因這獨特古地中海揚子礁盤和新生代造山喀斯特地質地貌交錯而形成的風景名:“三山四水八大景致九莊廿六堡四營九沖廿七所卅六哨九寨十八灣”里的很多地名歸屬,除說明當時居民多逐水就高聚居生活外,很多住址就與周邊彌勒(密樂),路南(瀘瀾,現石林)多有淵源絞合,無法域定而混淆、于精準并弄明白!清朝康熙裁藩后云南設“三迤道府”管理,而陸良地處東、南道之間,聯系之前的土、流官羈縻行政地域習慣認定不清,再加上以澤沿山根為居住囤墾地的原“龍海牧馬場”馬街南鄉一帶水線,由于西橋亂石灘至西華寺間的松山——青山支脈大、小孤山地脈隆起不斷被瀉湖超高水位尋找改道出口的自然改道水位沖擊導流、人工開挖的“深溝”或路道引流至其地下溶洞(如原西橋比較有名的“老官洞”、擺集段的“五元洞”及現亂石灘片多處已被淤埋的落水洞等——現這些高地開挖時大量的土層堆積,下層石灰石螺蚌化石攀付現象可以佐證該現象的存在……)入伏至地下河內,并因此“深溝”及下泄溶洞的不斷被堵塞無定,而造成湖澤水線不斷地伸伸縮縮、生活無定,而不得不大量以外出馬幫從商引起的交流傳說影響等等現象存在,所以一忽屬東、一忽又領南……名雖屬曲靖東迤道所轄但民意行政概念歸屬多岐不一而與現紅河州相聯為主!其間的道路與人口的聚居情況,由于爨夷與元朝蒙族歷來有擇高避風近水地流動為居的風俗習慣存在,基本是以現壩子四周的高山、丘陵聚并形成了四條故道放射如下:一,既馬龍經陸良的“大(韃)莊”二,陸良到羅平廣西的現“白塔(韃)”三,陸良經路南現石林到瀘西、彌勒現紅河、文山州的“北大(韃)村”;四,陸良馬街經皇家山后羊圈房經師宗出廣西、文山州的四條路。其它的路,都是清朝、民國以后新修的,算不得古道了!

而真正意義上的“陸良大壩子”形成,則以清朝康熙年間因六涼地震湖嘯大災荒,京城官府派國子監生員杜珍入主六涼,開老南盤江東濕地最低線杜公河入現再被排涸為田的中延澤低洼為儲,使“三岔河東鄉”濕地大面積出露水面,獲得巨量沉積水草沃土,才漸漸形成了實質意義上的“滇東糧倉”,原四圍山區和丘陵居民大規模移居壩田種植定居并建成了四通八達的壩內水陸交通網后,才被最終定義的。至于其它與周遭境域地界的交叉管轄及民族歷史組合構造等,因長久的水域浸漬劃分和行政意識變態,因此使得肯定、評價難。

民國2年(1913年),陸良被稱為鄉紳”的同盟會革命黨人牛星輝以“六涼”義薄近荒涼,且文不雅,倡改“六涼”為“陸良”,寄托“陸地良好之愿望”經辛亥革命新政蔡鍔都督府批準,改“六涼”為陸良縣。其位于云南省東部滇中線上行政區劃解放初、前期為南迤彌瀘行政特區,后一度劃改為宜良專區,1960年又改歸為東迤的曲靖專區至今。其地理位置為曲靖市南部,居南盤江上游珠江源下部,北緯24°44′25°18′,與省會昆明市中心同處北緯25°亞熱帶高原東西直線上;東經103°23′104°02′,與中國北京授時中心陜西蒲城東經109°22′負差36′左右,屬亞熱帶高海拔喀斯特與古楊子地臺交地質,23001500萬年前的印度·亞洲大陸板塊漂移相撞下形成的喜馬拉雅造山運動,導致原古地中海“馬雄—石林海溝”深處的陸良地段斷流橫翹隆起,由當地地殼板塊不均衡推擠造成新生代龍海山峰的出現和陸良堰塞瀉湖于900萬年前后形成并最終成澤,在明·清朝大規模的燒荒囤墾(放火燒山后種植)、座井取材(原平壩居家之所,多有一困塘做儲水之用,實則為當年各各取當地草煤燃燒之后遺!)、開河疏浚活動中,以及在新中國成立后的炸灘排涸后最終變成了云貴高原(或“云嶺”)第一大壩子。而氣象位相,則為海洋、次大陸季風變幻氣候,有熱帶旱(每年10月至次年5月)、雨(每年5月下旬至11月中旬)季明顯特征,又有高原北、東季風侵潤變幻降水的存在。風候玫瑰統計圖上西南印度洋孟加拉灣熱風常年勁刮,東面龍海(邱雄)山將東來太平洋刮來暖濕氣流阻在山陽坡上,在此與廣西海洋氣候形成分野:龍海向陽坡段,年降水11341500mm±,背陽脊后的平壩僅850mm1300mm±,由此形成了陸良龍海山戴帽,曬破頭腦;龍海山系腰,大雨要到東風隔雨牛首烏風雨補畸風等等的農諺奇觀。整個壩內西北高于東南,形成流域入口狹小、下沉擴大的胃斗積沉濕地現象(這現象由于近年的植被規劃不適及盲目開發,正在急速消失成患,極待治理搶救!),常年氣溫在16-25之間,極端氣候年均不超過3-5次,因此四季溫如春。全境流域積水8.510萬立方左右,上游沾益、曲靖南盤江徑流入境過境徑流16.7萬方左右,與陸良當地年蒸發量1130mm上下的情況來看,當地降水與蒸發相當,如無外徑補充,略顯旱象欠水狀態,加上外徑流入水或地下徑流滲藏冒水,則屬豐水態勢,因此,加強工程性調度給水、用水、保水及節制外流以怡養風情資源治理非常重要或關鍵是云南少數幾個適宜居住輕、農、牧、漁綜合工業共舉發展的典型區域并為云南入滇鎖鑰之一。

縣城路道距昆明主城100公里±,曲靖主城60公里±,縣治行政區域面積經解放后多次與周圍調整劃撥,已與之前傳統面積有很大變化而縮小了將近一多半。現其北與馬龍、麒麟區接壤,東與羅平為鄰,南與師宗、石林相連,西與宜良九鄉為界。東西長65.6千米,南北寬62.8千米,海拔垂直高度由最低點的1634±米至最高點2686米±,平壩之外丘陵、高山及溝壑死角林立。站在主城平均海拔1850±地平線上東面龍海山麓高出地面510°,因此太陽躍出地平滯遲10-25分鐘,沒有實質上的黎明現象;西面月牙山麓高出地面67°,由之導至太陽落山提前820分鐘,也沒有嚴格意義上的黃昏勝景;由此,導致了這里的太陽出、落與其它各地異趣,別有一番可看、可點之處;南面綿延丘陵抱負,數十小山拔地而起,將昔日“母雞率眾雛啄食海鮮”的遍地化石挾裹西南巽風勁吹,與高天運西往東的云卷云舒匹配成一眾烈馬群羊,無端地於藍天奔逐,將陸良的“三山四水八大景致”捧成一席美饌直供人眼飽;而北邊天華山高地柱的傾泄齊眉之處,一字排開的竹枝秀緞逶迤、云帆在隱隱約約之間,將“天不滿西北,地傾東南”的易經地勢夾山帶水,滾滾用天干地支的雄偉氤氳攜盤江古瀘噴薄而出,使“廿堡四營九沖廿七所卅六哨九寨十八灣”兵哨綴響平原,熙熙攘攘著牽手漫山遍野的制電風車碌碌旋轉不停,成就了田坎地壟的無意婚紗盡顯妖嬈,去向人前述說。另外,開水沸點在7481±,非高壓升溫而不能殺死一些臘殼較厚的病菌或病原體等,防疫治療形勢方便控制和預防困難同存一隅,竟給醫學研究實踐提供了一定的區域鑒別定位可參和科學發展機遇……

全縣國土面積2096平方公里,其中壩區面積772平方公里如將等高線提1900±的丘陵農耕平臺,則平壩規劃面積擴大為1100平方多公里,且這些丘陵石灰巖之間非節理基巖各成圈閉,少數火成玄武簡石出露分隔,對工業污染的環境保護較好控制,只要措施得當,有建立大規模工業加工集群的良好效用。地勢呈北高南低面環山的瀉湖態勢,其東面龍海山最高2686(原測為2687米,平壩最低點為1830米±;南部丘陵連綿至盤江出水口擺集河谷與九鄉小河村(既陸良原舊治所稱“石門峰”對過)接壤成柴石灘水庫之尾,由1900米以上平臺陡降300多米形成萬家河刀截險峻峽谷,在出峽谷之地形成Y字型交叉,遠遠望去如一石門成峰橫臥大地,截流向西而流,風景氣勢被《紫溪龍跡傳》稱為河妖美人阿珠“蠱龍云飛,目不暇接”出生之處!西面牛頭山高2493米,北面竹子山高2577(這些海拔2200米之上的避暑線,都是種、養殖高等級蔬菜、藥材和牛羊,腌制咸菜、臘肉的極好地方,可惜沒有被很好地利用!),是為現云貴高原(也既“云嶺”)第一大平!!

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該地在清王朝康熙五十五(1716)年國子監生員杜珍外派到來之前,該地其實是一派汪洋水澤澇浸之地,幾條對外交通要道,據《爨龍顏碑》頌詩及《紫溪龍跡傳》風俗記載描述,均環建于四圍的山坡之上,僅有少量土地在當年澤草堆積的沙洲地表水線的壓力抬升作用下出露水面,被謂之曰“漂浮在荷葉之上”!而于之前的康熙五十二(1712)年,六涼在長期特有的地質地貌水蝕作用下,由燒荒囤墾活動再次引發特大地質垮塌地震,之前東邊龍海山體下腰處三岔河段土壤因水患幾乎全線斷裂崩塌,使原早已于古地中海退出后150-80萬年左右因多次大、小冰川對龍海山頂侵濁或重壓,就垮塌過的馬街皇家山、后側的雨麥紅谷一帶古地質再遭浸蝕、劫難前移,并在大量夾水泥石流的沖涮、混合下形成了現龍海山陰對壩子面的近乎垂直、陡峭險峻錯落,以及現今多相混合形成“彩色沙林”凹陷景觀現象:三岔河龍海山龍風寺之上的一片風化露頭巨石則被震落滾入山下成為了所謂的“飛來石”遺迷!而由這造成區別于大洋地層深源地震引發海嘯的內陸“湖嘯”水害,則導致群民受災、餓殍遍地,人口銳減至僅存四萬左右而驚動京城因之外派國子監生員杜珍前往陸良任職。杜到任后,學當年李冰父子都江堰治水經驗,查得六涼整個湖體座落在1840米古沉積物體海拔之上,而南盤江出口處的大、小孤山地脈隆起處則為1847米新生代石灰巖紅壤堆積形成斜面楔形淺水地質構面,如從舊盤江沙溝巖處貫修一渠引水向南至莊上現麥子河壩巖下最低處,將原沼澤濕地積水坐溝排除即可獲得大片肥沃耕地解決生計問題……因而,他用“修渠建圩,坐溝屯田,各開各得,三年免征賦稅”的方法,引導當地村戶各各落籍開挖修成了被人們普遍尊為“杜公河”的水渠一條,將水排渚至當年徐霞客乘云南唯一條水運滑船經南盤江駐足前往昆明的中延澤海子岸邊,從此才有了“三岔河”的廣大農村,六涼大地才在后來不斷的排涸、蓄塘納水、截流及西橋炸灘中逐漸顯露出來,成了“云嶺第一大壩子”——而也就是這個大壩子炸灘排涸及大規模工、農業種植開發的最終完成,才在1970年前后的新人工南盤江河修成,陸良才逐漸徹底地截斷了原來湖沼蒸發的自體氤氳循環加海洋季風交換的濕涼氣候環境,轉變成了單純的純季風氣候,原先經常出現并籠罩龍海山腰處的自氳霧雨幻化現象及山腳泉水猛然涌出的景象逐漸不再,初次出現了自體用水的循環危機!

陸良全縣轄821個華僑農場,125個村民委員會,15個居委會,耕地面積42萬畝(實存數應比這為多!)2014年末總人口75萬人,其中農業人口35萬多人,基本達到了城市工業化轉移比例改造,并快速由傳統農業經濟朝著農工商專業經濟模式發展——可有點遺憾的是:這種快速,因經融模式或投資、資源模式的不對襯,造成了大量的勞動力外流打工,導致當地招工都很困難,僅留下了大量老齡人口在留守傳統工、農業生產的現象,極待扭轉和改觀!

而做為人文生活資源,則如下:早在西漢元豐二年(公元前109年)設縣,是云南最早建置的24個縣之一。其人杰地靈,物寶天華,自來素有文獻之幫魚米之鄉,近代絲綢之府的美譽,更是著名的爨文化傳承、發祥地,榮獲全國書法藝術之鄉稱號,為全省十個特色文化建設試點縣之一;歷史文化積淀醇豐,地方文化獨具特色,歷史文物古跡眾多但破壞嚴重,旅游人文資源豐而欠開發,境內有世界罕見的海、陸相自然地理堆積、沖涮奇觀4A級旅游風景區彩色沙林,西、北牛頭山和竹子山新生代多次大小冰川風化切割峽谷遺跡,云南第三大淡水湖泊“中延澤”排涸,西橋炸灘、新開盤江等等眾多人文遺跡,有被康有為譽為書法天下神品第一的國寶爨龍顏碑,有五峰山國家級原始森林公園及四圍多處山川蓮花瓣包裹般的幽隱奇境,有始建于明代的國家重點保護文物大覺寺千佛塔,有如詩如畫、陸良古湖遺跡的萬畝荷花白水塘,還有滇南個舊馬馱旱路大錫達云南水路“陸良沾益水運轉鐵路”的陸良袁芳橋碼頭(也既徐霞客當年入昆駐足憑吊之地也!)遺址,及旁石林縣《阿詩瑪敘詩》對陸良的神話“倒水”遺跡等等;而由于這里曾是史前古地中海“馬雄石林、彌勒海流·海溝”的所在地和后喜瑪拉雅地址隆起地貌片區的存在地,所以從龍海山頂旱海至整個陸良壩子的牛首山揚子地臺境內,到處遍布有多次大小冰川山頭或峽谷Y字型切割、水凹地坪遺跡,海螺(蚌)、珊瑚及海星蟲等生物化石,而最盛的原“河納縣域”母雞山(可惜,因開山采石,現這山已變成“半邊雞”了。但將這“半邊雞”新開鑿為一大型雕塑“爨府故地”并建祠立佛做公園,其景將好生了得呢!)片區內,很多地方在地表上隨處可見螺蚌化石的堆積!在西橋下灘原南盤江河槽,則海洋遠古未明生物化石、冰臼群遺跡更是寫滿滄桑密約在各山頭、落水大地處,則古揚子地質的黃壤風化、丹霞、礦遺多露頭地貌等景區景點和眾多歷史文化建筑的修復等待開發,全都為這塊熱土增添了封閉養殖、農莊小境觀光或研究的無窮魅惑與潛力……而遠古人物遺跡有大莫古境內的“阿資土官舊府”可看;近代歷史人物的焦灼,則有辛亥革命代表人物舊滇軍都督蔡鍔、上將總參謀長殷承瓛馬街良迪舊居;新滇軍派外總司令中將領上將銜的陸良東鄉小新莊孫渡故居;解放戰爭中偏安一寓的云南彌瀘特區行政長官馬街楊體源,解放軍滇貴黔三支隊楊守篤等等。這些自然地理、歷史遺跡,都是陸良新增開發的杠桿。需要注意的是:歷史遺物的修復,無論如何應貫徹、尊重其“修舊如舊”的歷史原則,不能隨意改篡,讓訪者大迭眼鏡才好——觀其現好多的舊址、遺物修茸,如《大覺寺》、《龍鳳寺》、終南山及牛首山道觀等的文字懸掛,就有書寫不符舊物規范、雕塑不是原物樣等等的不足,讓熟悉歷史的參訪者一看就倒味口的現象出現!而書法牌匾,只有字形貌似,而無字體意象自然審美建構比比便是……使之少了門店蓬壁生輝的增殖欲望,更少了點“書法之鄉”的文化豪氣。

隨著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入,陸良縣經濟建設、社會發展取得長足進步,作為新的工業加工城市迅速崛起,形成了以糧食、菜蔬、蠶桑、葡萄、水果、烤煙、人工菌栽種及養魚為基地,數據網絡快遞、電力、化工、建材、蠶絲綢輕紡、畜牧、食品加工等完整供銷一體化的工、農、漁、牧專業生產體系,更有大量以地形、地貌海拔20002500米冷鮮口感蔬菜種植臺地資源等待開發利用,和以云南咸、甜鹵味為主,四川麻、辣,滇西怪酸改本地菜酸為輔,添加輕質香油為覆的煮、煎多次加工獨特“爨味”飲食口味文化現象,構成了陸良農、工業供應加工經濟和社會綜合的軟、硬實力板塊,成為陸良縣政治、經濟、文化中心,較好地發揮了城行政中心的作用。這樣的構成或作用,綜合起來看,其硬實力和軟實力雖然在自然形態生產上有一定的底蘊,但從社會開發的政治資源和人文資源來看卻始終缺乏一定的戰略縱深;以金融資源的使用來看則基本處于一個“生產內銷單位”而非投資、融資的輸出性框架內,唯一可做“外向輸出”的市場開發,又由于人才外流、無水養漁的管理內耗而使縱深缺陷難彌……因此,如何拓展戰略縱深,使其從自然經濟朝著實體、市場輻射經濟擴展就成了本地的首要思想文化“巧實力”建設必要,并在產品代、深加工及新增制造業上面成了重要課題。如果在這方面組織好了,并開創成一種具有本地特色的戰略架構模式,和上述社會歷史、自然資源進行合理配置,徹底克服當地多年管理和生產上長期形成的經濟思維模式存在,將吏治出新、出勤與政治紀律巡查考核緊密相扣實現無縫對接,讓軟、硬實力板塊的“巧實力”抽象能力再生,使之重現歷史輝煌完全可能

 

 地址:云南省陸良縣芙蓉街郵電小區2-24

郵編:655601   手機:13368749032

編注:史述/陸良古今天地,陸良古今天地/曾國鑫/9135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在线客服
- 客戶經理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a6娱乐彩票改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