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爨文化 >>歷史 >> 蔣介石為什么沒有加入軸心國?
详细内容

蔣介石為什么沒有加入軸心國?

时间:2019-07-30     【转载】   来自:鳳凰網知之 --中國爨網   阅读

ysyd.gif


5661761cw.gif


wh17.jpg


1552868989705423.gif


1547226213435298.gif

廣告代理:陸良其樂融融廣告有限公司        電話:13887466711

法律顧問:保會陽律師      云南法聞律師事務所                         

免費咨詢:15108699922cctlgg.jpg

歷史常常有種“倒放電影“的后見之明。

今天看起來似乎理所當然的事情,如果放回到具體的歷史情境中,就沒有那么理所當然了。就像有兩只股票同時擺在你的面前,一支不斷上漲,一支持續下跌,請問你該買哪一只?

相信絕大多數人都會毫不猶豫的選擇買那只不斷上漲的股票,因為此時買入,很可能會大賺一筆。

1940年下半年的國民政府,也面臨著選擇買哪只股票的問題:

一只是德意日軸心國“股”,該股于1940年9月27日上市。由于在此之前,德國迅速征服西歐,使得這只股還沒上市,就已經吸引了很多投資者

這其中最迫不及待的就是日本,它僅用了20天時間商討就宣告簽訂德意日同盟條約。同盟條約簽訂后,這只股正式上市,此時德國風頭正盛,整個歐洲無人匹敵。因此,從表面上看,這只股上行趨勢十分明顯。

另一只股是英美股,該股在1942年之前尚未上市。這只股的前身是英法股,但是由于1940年夏天法國戰敗,該國的資金被迫撤出,導致該股差點崩盤。

當時的中國,正處于抗日戰爭最艱苦的時候,正確選擇買進哪一只股,對于中國的抗戰前途至關重要。

▲日本加入軸心國三國同盟條約簽訂儀式現場圖

一、德國的“邀請”

軸心國集團率先勸說中國政府購買他們的股。1940年11月11日,德國外交部長里賓特洛甫告知中國駐德大使陳介,德國想要調停中日戰爭。里賓特洛甫宣稱,歐洲戰爭最多拖到1941年春天就會有一個了斷。

如果中國還不趕快與日本談和,那么軸心國集團就會承認汪精衛的南京政府。而且,隨著中國抗戰局勢的持續惡化,英美所承諾的援助也會成為空中樓閣。只要中國愿意與日本談和,甚至加入軸心國陣營,那么德國愿意做出保證,日本必定會言而有信、履行和約。

當時,在國民政府高層,有很多政要都建議中國與德國結成盟友,比如孫科、張群、王寵惠、朱家驊、齊峻等等。

在民間,親德的言論也很有市場,有些學者甚至在昆明創辦了一份名為《戰國策》的雜志,大肆宣揚德國的成就。一向客觀中立的《大公報》在當時也刊登了很多明顯親德的文章。

這些政要和學者的親德言論,并非是因為他們欽慕德國法西斯的價值觀,而是由于英美等所謂的民主國家對中國抗戰的漠然無視和落井下石,傷透了他們的心。

尤其是英國,在1940年7月份還威脅中國,如果中國拒絕對日和談,那么英國將無法保證滇緬公路的暢通無阻。

而當中國政府拒絕了英國的脅迫后,英國居然還真的就關閉了緬甸路。面對這種困境,蔣介石在7月18日的日記中給自己打氣,“余以四川為中心,尚有百萬基本軍隊,倭其奈我何?”

日本見英國的勸說不起作用,就轉而去求德國出面調停中日戰爭。德國當然也希望日本能夠從中國戰場盡快抽身,幫助德國一起對蘇或對英美開戰,減輕德國的外部壓力,這就是為什么德國出面邀請中國加入軸心國陣營的動機。

▲抗戰前德國幫助中國建立的德械師

但是德國似乎忘了,早在1938年初,德國就已經當過一次和事佬。當時日本委托德國向國民政府提出和平建議,蔣介石雖然心里很不高興,但鑒于德國與中國之前的關系不錯,所以就只是委婉的告訴德國大使,以后倭寇要是再提什么和平建議,你別再幫它傳話了。

說完軸心國,我們再來看另一邊的英美,它們之間只有著松散的友好關系。

丘吉爾向美國請求軍事援助,羅斯福也只是開了很多空頭支票。1940年上半年,在納粹德國凌厲的攻勢下,法國迅速投降,西歐徹底淪陷,使得英國此時自身難保。

而美國政府由于受國內孤立主義情緒的約束,短期來看也不會有什么像樣的作為。

此時的蔣介石,面對著風云變幻的國際形勢,是應該聽從孫科等人的建議,對日和談,然后加入軸心國陣營,還是堅持拒絕對日和談,選擇站在不靠譜的英美的一邊?

二、中國的抉擇

事實上,自1937年中日開戰以來,蔣介石并沒有沒有完全拒絕與日本和談。甚至在1938年底之前,主和派還可以在政府內部自由的表達自己的觀點。

但是蔣介石同意和談的條件是,日本必須無條件的放棄七七事變以來的全部侵略成果,而且必須重申保證尊重中國領土和行政權的完整,否則免談

蔣介石的強硬態度讓汪精衛等人感到深深的絕望,他們認為只要蔣介石還在領導國民政府,中日之間就完全沒有和平的希望。

況且,好不容易吃到嘴里的肉,要全部吐出來,日本人當然不可能接受。

蔣介石對此心知肚明,他1940年11月26日的日記中分析日本的處境,“以其所犧牲,獲得占領與慘淡苦痛所經營(土地、物資、事業、努力)之錦繡美麗之中華,如何能隨便輕易而放棄,而歸還于我焉?”

所以,中日和談,必定是一條走不通的死胡同。

不過迫于形勢,日本人沒有放棄迫使國民政府簽訂合約的奢望。因為日本原以為很快就可以打垮國民政府,逼迫國民政府絕望,喪失抵抗意志,然后會跟日本簽訂一個類似于《馬關條約》那樣的喪權辱國條約。

但是天不遂人愿,侵華戰爭打了好幾年,國民政府并沒有被打垮,這使得日本深陷中國戰場的泥淖中不可自拔。

長期的戰爭,在不斷的透支著日本極其有限的國力。加上日本在諾門坎沖突中被蘇聯的機械化部隊吊打,導致日本政府的不安全感日益嚴重。

在此背景下,日本四處出動,張羅調停戰爭。他們先后游說意大利出面調停、英國出面調停、德國出面調停、美國出面調停,上下亂竄,忙的不亦樂乎。但是,這些國家的調停工作無一例外都碰到了一鼻子的灰。

誠如時任駐美大使的胡適所言,和平比戰爭要困難一百倍,因為和平只能犧牲受害者,但是并不能滿足侵略者。

胡適還警告美國政府,任何日本可以可以接受的和平,都不可能是一個公平的和平,而只能是一個遠東慕尼黑協定的翻版,只能嚴重傷害美國的聲望。

除此之外,蔣介石等人拒絕加入軸心國集團還有其他一些具體的原因。

其一,蔣介石并不看好德國未來的發展。

眾所周知,在選股時,一定要去了解目標股所處的上市公司的信息,重點分辨哪些公司存在負面信息,有負面的可以剔除。

早在1939年4月,蔣介石就已經意識到德國有問題,他在日記中認定希特勒驕兵必敗,“希脫勒演說驕矜得意,目無世界,其敗焉必矣”。德國入侵波蘭后,蔣介石又對波蘭人民表示同情,“希脫勒之肉其足食乎?”

其二,選股時要看公司與同類公司之間是否存在差異性,公司有哪些突出特點。

蔣介石反駁孫科的一個理由,就是德國是陸軍強國,但并非海軍強國,如果與德國結盟,德國的海軍勢力是根本無法進入太平洋地區協助中國的。

而美國和蘇聯的基本國策都是反日,只要中國堅持抗戰,則美國重整軍備后,必然會讓日本落于下風。

其三,選股時要關注政策動向,結合行情的發展和個股時機情況分析。

軸心國股的上市,使得美日之間的關系進一步惡化。丘吉爾也看到了這一點,他曾對中國駐英大使郭泰祺說,軸心國的成立使得國際局勢大為明朗,也使得美國孤立主義分子氣焰大受打擊。

也就是說,美國一旦增加軍備投入,則未來行情可能會暴漲。

其四,蔣介石在日記中分析,蘇聯為了防止中國加入軸心國陣營而完成對蘇聯的包圍,很有可能會加大對延安的支持力度。

蔣介石對延安充滿了戒心,他怎么可能會讓這種情況發生呢?所以蔣介石當然要果斷的拒絕德國的邀請。只要蘇聯愿意,中國應該特別強調中蘇關系。

在長線投資的過程中,投資者應該關心的是公司業績的增長以及股價的上漲,而只有堅定的投資理念以及足夠的耐心,才能獲得長線收益。

所以,蔣介石在1940年10月31日的日記中針對日、德、意三國同盟以后的局勢做出決策,其中,“中倭媾和為“下策”。

以倭對華侵略之野心,及其對中國積極移民之狀況,絕非一紙和約所能令其履行與撤兵;而且世界戰爭未了之前,何能使其對海南島等沿海島嶼之交還?我能鞏固西北與西南之根據地,倭寇亦無力西侵”。

第二天,他又正式提出了一份文件——中美英三國合作方案,目的是聯合英美共同對抗日本。他還把自己的方案告知德國,借此打消德國的妄想。

從后來的歷史發展來看,蔣介石選股選的非常正確。雖然當時在汪精衛等人看來,蔣介石無疑是陷入了中國必勝的幻想世界中執迷不悟。

▲軸心國三國同盟條約簽訂儀式現場圖

三、日本的抉擇

股市中有個規律,就是高收益同時意味著高風險,一旦操作不當,就會陷入被套的境地。

相比較中國在選股時的謹慎,日本在選股時就顯得太急功近利,以至于當軸心國集團成立后,蔣介石嘲笑日本軍人的愚蠢,竟然妄圖運用德國力量說服中國政府終止抗戰。

其實,蔣介石不應該只嘲笑日本的少壯軍人。因為當時日本的文官領袖,如首相近衛文磨、外相松岡洋右等,都積極推動日本加入德意同盟。

例如1940年7月,近衛文麿組建新內閣時,松岡向近衛文麿提交了一份備忘錄,敦促日本政府利用德國在歐洲肯定會獲勝的有利形勢,來建立“大東亞新秩序”。

不過,蔣介石的總體判斷沒有錯,日本倉促間加入軸心國,極大的惡化了它與英美等國的關系,將自己綁上了納粹德國的戰車。被套牢后的日本,以后只能跟著納粹德國同生共死,再無轉圜騰挪的余地。

日本選擇加入軸心國,還不算最糟糕的投資決策。最糟糕的是,日本既然買了軸心國股,卻還想著再買點英美股。

1939年7月美國國務院宣布將廢止美日兩國的貿易協定,盡管日本對此感到非常不滿,但是依然選擇忍氣吞聲,謀求與美國達成和解。

軸心國協定成立后,松岡洋右還在幻想日本將在取得蘇美理解的基礎上,在亞洲建立霸權。

國際政治畢竟不是真正的股票市場,它不允許你左右逢源。一方面,日本看到德國輕而易舉的就打敗英法聯軍,攻陷西歐,就迫不及待的與德意結盟,生怕結盟晚了就分享不到勝利果實,一方面卻又尋求跟美英達成妥協,盡量避免雙方撕破臉皮。

美籍日裔歷史學家入江昭研究認為,美國問題日益增加的重要性,證明了日本關于“東亞新秩序”的所有官方論調的虛弱性,以及日本政策潛在的模糊性和不確定性。

日本盤算著兩邊都討好,兩邊都不得罪,天下哪有這樣的便宜事?在這場大國的博弈游戲中,沒有中間地帶。

既然你已經加入了軸心國,那么也就意味著你已經站在了英美的對立面,再無自由騰挪的空間。從此,日本的命運將會更加緊密地同德國的現實和潛在對手,尤其是美國的政策與戰略聯系到一起。

日本駐德國大使大島浩最早意識這個問題,他認為日本如果不能言行一致,將會導致德國對日本的失望。

日本發揮不了在亞洲牽制英美的作用,德國就有可能轉而同英國,甚至美國和解。這將意味著日本試圖分化西方國家政策的失敗,此后日本將會面臨一個聯合起來的敵對的西方列強聯盟。所以,大島浩勸說松岡洋右,日本政府應該立即放棄所有與美國和解的努力。

然而,由于日本從一開始就選擇了一支并不穩定上行的股,這意味著日本此后無論偷不偷襲珍珠港,美日都將會有一戰。

▲中美英三國舉行開羅會議

1940年下半年的國民政府,沒有像日本那樣,只看到短期的利益,而忽視了長遠的利弊。

這跟股票投資有異曲同工之妙,有些投資者在選擇股票進行投資時,通常只關注股價的高低,其實我們更應該關注的是企業是否具有競爭優勢。

有競爭優勢的公司,往往具有超出行業同等水平的盈利能力。從長期投資的角度來看,也就意味著更大的獲利空間。

戰后,中國不僅打敗了日本帝國主義,維持了國家和民族的生存,而且還從一個貧弱無力的半殖民地國家成為世界“四強”之一。

中國從此由一個世界舞臺上不起眼的小配角,正式走向舞臺的中央。

蔣介石一生也許犯過一些錯誤,但這個決定民族未來的抉擇值得尊敬。

參考資料:

1、(美)齊錫生 《從舞臺邊緣走向中央:美國在中國抗戰初期外交事業中的轉變》,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8年版

2、(美)入江昭《權力與文化:日美戰爭 1941-1945》,中信出版集團,2019版

3、蔣介石日記(1915-1945)

4、(美)約翰·托蘭《日本帝國衰亡史:1936-1945》,中信出版社,2015年版

5、毛澤東《毛澤東選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

6、(日)服部卓四郎《大東亞戰爭全史》,世界知識出版社,2016年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在线客服
- 客戶經理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a6娱乐彩票改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