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爨文化 >>爨文化 >>講百花爨 >> 金院本《打王樞密爨》考(節選)
详细内容

金院本《打王樞密爨》考(節選)

时间:2018-01-17     【转载】   来自:五花爨弄 古代戲曲--中國爨網   阅读

ysyd.gif


5661761cw.gif


wh17.jpg


1552868989705423.gif


1547226213435298.gif

廣告代理:陸良其樂融融廣告有限公司        電話:13887466711

法律顧問:保會陽律師      云南法聞律師事務所                         

免費咨詢:15108699922cctlgg.jpg

金院本《打王樞密爨》考
      楊芷華
  爨 中國古代戲曲名稱。查閱《武林舊事》卷十《官本雜劇段數》所列目錄,就中帶“爨”字的有四十三種,而《南村耕錄》中的《諸雜院爨》共列“爨”十二種。光看這兩個數字,便所知宋金期間,“爨”的盛行。遺憾的是,這五十多個“爨”都是有目無文。僅就這些目錄的題意去理解,我個人認為,顯然可以分為兩大類:一是內容帶戲謔性質,表演簡單;一是內容帶故事性,表演較復雜。如《天下太平爨》、《百花爨》、《風花雪月爨》、《詩書禮樂爨》、《大徹底錯爨》、《文房四寶爨》等,是前者;《門子打三教爨》、《夜半樂爨》、《撲胡蝶爨》、《鐘馗爨》等屬后者。

1.jpg

  為什么宋金間的市語要用“爨”字來作為戲曲表演的專稱呢?《南村輟村錄》有一段十分重要的記載:
  “院本則五人:一曰付凈、古謂之參軍,一曰付末、古謂之蒼鶻(鶻能擊禽鳥,末可打付凈,故云),一曰引戲,一曰末泥,一曰妝孤;又謂之五花爨弄。或曰:宋徵宗見爨國人來朝,衣妝鞋履,巾裹,付粉墨,舉動如此,使優人效之以為戲。”30

2.jpg

3.jpg

4.jpg


5.jpg

6.jpg

  上引這段文字說明兩個問題:一是院本又稱作五花爨弄。而五花爨弄從字面上該怎么解釋呢?我同意胡忌的意見,“五花”兩字,“可能是指五個演出人而說的”31“爨弄”也就扮演的意思。二是北宋末年,爨國人來朝拜,宋微宗自他們衣飾特異,付涂粉墨,便引以為奇,即令伶工仿效他們的樣子來表演取樂。
  然而,《宋史》并無爨國來朝的記載。但元人李京《云南志略》卻談及唐玄宗天寶年間“金齒百夷”隨爨歸王入朝事:
  “金齒百夷……男女文身,去髭須、鬢、眉睫,以赤白土付而,彩繒,束發,衣赤黑衣,躡秀履,帶鏡(胡忌:疑為“鑷”之訛)……絕類中國優人……天寶中,隨爨歸王入朝于唐。今之爨弄,實原于此。”32
  據《新唐書•兩爨蠻傳》,爨歸王為南寧州西爨白蠻,貞觀中為南寧都督,未久,“有兩爨大鬼主崇道者,與北日過、日用” 作亂,玄守派人討之。“歸王及崇道兄弟千余人泥首謝罪,赦之。俄而崇道殺日進及歸王。歸王妻阿奼,烏蠻女,走父部,乞兵相仇,於是諸爨亂。……崇道俄亦被殺”后“阿奼自主其部落,歲入朝,恩賞蕃厚。”33
  這段記載,雖然未能證實爨歸王曾于天寶中入朝之事,但卻提供了對兩爨的管轄。中間雖曾經過一段干戈,但在他死后,其妻阿奼又恢復了與唐朝的關系,彼此友好往來。由此可見《云南志略》的記載大致可信。這么一來把《輟耕錄》與《云南志略》有關“爨弄”的兩條材料相互對照,就看到爨國入朝的時間,應是李京所述的“于唐”,而非陶宗儀所載宋微宗時。其余對爨人服飾的描述,二書文字雖然不盡相同,但精神實質上卻是一致的:由于爨人的衣妝打扮十分奇特,“絕類中國優人”,所以中原人民仿效爨人的模樣來發展豐富自己的歌舞表演。故二書對宋金元“爨弄”的溯沅,都追到爨人入朝上去。明楊慎《雨夕夢安公右張習之覺而有述因寄》詩有兩句:“逡巡烏爨弄,噭咷白狼章。”原注:
  “烏爨,古之烏蠻,今之玀人也。其樂謂之爨弄,唐世取樂府以為笑云。白狼木,今麗江夷也,事具漢書。”34
  楊慎因“議大禮”而兩次上疏,觸犯了嘉靖皇帝,受“廷杖”刑罪之后,充軍云南,三十余年不得歸。由于長期謫居生活,使他有機會走遍了云南的山山水水,熟悉地理民情,寫下許多有關云南的詩文雜著。上引詩注中,他對“烏爨弄”的注釋是可信的。
  總而言之,從上面的材料與分析可見,爨人文化對盛極一時的唐朝文化曾經產生過影響。唐朝在文化藝術方面充分汲取國內兄弟民族與國外人民的文化精華,絕非僅此一例。如大家所熟悉的詞調《菩薩蠻》的來源,就是“大國初,女蠻國入貢,危吉冠,纓絡被體,號‘菩薩蠻隊’,遂制此曲。當時倡優李可及作‘菩薩蠻隊午’,文士亦往往聲其詞。”35所以,“爨”由民族的名稱發展成歌午表演的名稱,是始自唐,而非始自宋。但宋金的“爨”(又有“五花爨弄”、“ 爨弄”、“ 爨體”、“院爨”等稱,胡忌認為它們都是院本的別稱。)是繼承了唐代的“爨弄”發展而來的,它已經不是單純的歌午表演,而是帶有戲劇表演性質。前面對《武林舊事》到《輟耕錄》五十多個“爨”的分類部分,已談過這個問題。此處不妨再列舉一個材料加以進一步的說明:
  “參軍色作語,問小兒班首近前,進口號,雜劇人皆打和畢,樂作,群午合唱,且午且唱。又唱破子畢,小兒班首入進致語,勾雜劇入場,一場兩段。是時教坊雜劇色鱉膨劉喬、侯伯朝、孟景初、王顏喜而下,皆使付也。內殿雜戲,為有使人予宴,不敢深作諧謔,惟用群隊妝其似象,市語謂之‘拽串’。”36
  胡忌認為:“拽串”的“串”。是“爨”的同音,“妝其似象”,正是宋代扮演的口語,所以“爨”“也定是有扮演人物行動的戲劇。”37這些意見,我都十分贊同。當然,宋金“爨”的表演,是比較原始、粗糙、簡短。但勿庸置疑,它是萌芽狀態的戲劇藝術形式。
  以上“爨”字,就解釋到此為止了。然而,《打王樞密爨》中的“打”字與“爨”字,又可組成一個復合詞-“打爨”。那“打爨”又是什么意思呢?在《水滸全傳》中有“搬演雜劇,妝孤打攛”八個字。正如胡忌所說:“‘打攛’應是‘打爨’的異寫,以句意看,也是戲劇演出而不單純歌午。”38但我認為,這不但可以確認“打攛”就是“打爨”,而且更進一步證明扮演,“打”應解釋為扮演,“爨”字是一種戲劇藝術形式。我的意見,“打爨” 這個復合詞,完全可以解釋為:扮演戲劇。那末,《打王樞密爨》的題意,就是扮演善于王樞密故事的戲劇。
  
  30《南村輟耕錄》卷廿五《院本名目》。
  31《宋金雜劇考》193頁。
  32《說郛》卷冊六《云南志略•諸夷風俗》
  33《新唐書》卷二百二十二。
  34《升庵全集》卷廿一。
  35《碧雞漫志》卷五(引《南部新書》及《杜陽編》)。
  36《東京夢華錄》卷九《宰執親王宗室百室入內上壽》條(《東京夢華錄》外四種54頁)。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在线客服
- 客戶經理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a6娱乐彩票改名了